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大屏超薄智能手机 >> 正文

【丁香·旧事】那遥远的记忆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9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心脏像是快要爆炸了一样,头也轰鸣得厉害。

她想翻个身,最好是右侧位睡,那样心里会舒服点儿。可是她用尽了全力,也只是动了动脚趾头,身子仿佛是被谁施了魔法一样,居然一点儿也动弹不了!

在她的木床四周,都是黄黄的土坯墙。一只壁虎披着灰褐色的外衣,机警、敏捷地爬了上去,紧接着开始快速地在墙上移动着。随着壁虎的移动,墙上用麦糠糊的干泥巴也“簌簌簌”地向下脱落着。

呵呵,这脱落的墙壁,不正像躺在床上的她一样,垂垂老已了吗?

她望着身边儿放着的,好心邻居帮她点燃的煤油灯。那摇曳的火苗儿忽明忽暗,像极了她此刻孱弱的身体,以及她一阵弱似一阵的心跳。

循着那微弱的灯光,她的思绪回到了六十年前,那一桩桩的旧人、旧事,潮水般地向她袭了过来,让她那枯黄的脸上,忽然荡起了一阵红潮,连渐渐暗淡的目光,也宛若星子般地明亮了起来。

她叫陈丰枝,六十年前,她嫁给了一个抗美援朝的军人。当这个军人一身戎装,到她家迎娶她的时候,她羞红了脸,低着头,她坐上了军人的自行车回了家。

回家后,她才发现,这个所谓的军人,除了一支猎枪,家徒四壁、什么也没有,甚至连迎亲的自行车都是借来的。对此,她略微有点失望。可是,望着军人那刚毅的脸庞和高高大大俊朗的模样,一颗芳心还是萌动了,她觉得能跟这么一个帅帅的男人在一起,不论受什么苦都值了。

过了一年,她们的孩子出生了,男人高兴地把孩子举了起来,对着她吼道:“媳妇儿,是个带把儿的!我们冯家有后了!我们冯家有后了!”

她虚弱地对男人笑了笑:“把孩子抱过来让我看看。”

男人赶快把孩子捧到了她的面前:“给,媳妇儿,你看看,儿子长得多像我!”

她听了男人的话后,也认真地看了看儿子的眉眼。可是她发现这个皱皱巴巴,愁眉不展的娃娃,怎么都不像老公。于是,她就故意对老公打趣道:“他可真丑呀,你说他像你,那他是小丑儿,你就是大丑儿。”

男人听媳妇这么说,一时愣住了,可紧接着又哈哈大笑起来:“好啊,好啊,媳妇说我丑我就丑,我生得虽丑,但是娶了你这么个好看的媳妇,又给我生了个胖娃子,现在就是叫我去死我也没有遗憾了!可是媳妇呀,咱们娃子可不丑,你看他这眉眼,长得多像你呀!人家不是说了嘛,男孩长得像妈妈有福气,将来咱这娃呀!一定是个有福之人呢!”

她甜蜜地笑了,虽然日子过得艰难点儿,可是丈夫对自己死心塌地,这就够了。那怕是吃糠咽菜,这辈子也随他了。

“那你准备给咱娃取个什么名字呢?你可是当爹的,孩子的名儿还是有你来取吧!”她一边儿摸着孩子乌黑的头发,一边儿轻轻地对男人说。

“要不取个‘狗娃儿’吧,别人说,小孩子家取个动物名字好养。”男人不假思索地说。

她忍着才生产完的疼痛,伸出手,在男人的耳朵上轻轻拧了一下:“孩子的名字可是一辈子的大事,将来上学堂也要用呢!你看你取的名字,多土气!好好想想,取个叫得出去的名字,亏你还是孩子的爸爸呢,连取个名字都这么应付。”

男人假装“哎哟,哎呦”地喊疼,然后一把抓住媳妇的手,放在嘴边儿亲了下:“要不就叫‘国华’吧!我们不是中华民族共和国吗?简称为中国,别人不是说中国是中华大地吗?就叫国华好了!媳妇你说行不?”

这下,她没有再拧男人的耳朵,而是认真地想了想,然后才郑重地点了点头:“嗯,国华,就叫国华吧!国之精华,但愿他将来长大以后,可以为国家做贡献。像你一样,当个保家卫国的军人。”

“我头晕,你快过来。”她躺在床上,有气无力地对男人说道。

这是生完孩子的第一天晚上。男人陪她说了好久的话,然后儿子又拉了两次脐屎,把男人折腾得鸡子叫第一遍才睡。可是她忽然感到头晕,并且觉得身体里,正在有一种能量在慢慢地流出。似乎再过一会儿,她就会轻飘飘地飘到天上了,她这才有气无力地张口,开始叫身边的丈夫。

男人听到了她的喊声后,迅速爬起来,俯身在她身上观察了起来。当看到她蜡黄的脸庞时,男人也是惊呆了,他根本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,该怎么办呢?媳妇究竟是哪里不舒服了呢?他一时束手无策起来。

“去,去叫二婶子来。”她虚弱地提醒他。

听到她的提醒,男人飞也似地跑了出去,走的时候“咣当”一声,撞到了门上面的门脑上。他也顾不上疼,门都没关,一下子就跑得没了踪影。

不一会儿,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,紧接着二婶子进来了。

二婶子先是让男人回避,然后才开始对女人进行检查。等检查完之后,二婶子严肃地对男人说:“金生啊,丰枝这是出血呢!女人刚生完孩子都会出点血,可是她出得有点多,这可是不太好!对了,你们家里有红糖和鸡蛋没?”

“没有。”男人的泪在眼眶里打转,媳妇历尽辛苦为他生了个儿子。可是他,却连红糖和鸡蛋,都没钱给她买。生完孩子的第一顿饭,就是给她吃稀得能照见人影的玉米稀饭。他感到非常惭愧,一个男人,连自己的媳妇吃一顿合适的饭,都不能够满足,这是多么让人悲哀的事情!

“唉!没有鸡蛋和红糖怎么行呢?这女人坐月子就得喝红糖,这样才能活血,排除体内的恶露。不然那些费血窝在肚子里,可不是一件好事儿呢!这样吧,一会儿你随我回去,我给你倒一些红糖和小米酒,你每天给丰枝冲上一碗吧!”二婶子看着这对年轻的贫贱夫妻,实在是觉得他们可怜,于是决定帮他们一把。

“那,那谢谢二婶子。”男人哽咽着说道。要知道,去前线冲锋杀敌他都没有流过泪。可是如今,却在没钱给媳妇买红糖和鸡蛋的事情上流泪了,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!

二婶子摇了摇头,然后继续对男人说:“虽然红糖我能帮你,可是丰枝这才生完孩子,还大出血该怎么办呢?真是愁死人了!在这样下去,我怕她呀,难以撑下去!”

听了二婶子的话后,男人一下子湿了眼眶。情急之下“噗通”一下子跪在了地上:“二婶子,我求求您,想办法救救丰枝,我给您磕头了!”

二婶子扶起男人:“哎呀,金生,你快点起来!二婶子又不是神仙,哪里有法子救丰枝呀!你快点起来吧!”

男人悲痛欲绝地站了起来,那模样,似乎再刺激一下他就会哭出声了。

二婶子望了望躺在床上的他,和难过得快要死去的男人,以及那正在酣睡着的、粉嘟嘟的小生命,也是心酸得不能自已。可是正如她所说,自己既不是神仙,也不是医生,心有余而力不足啊!

于是,二婶子摸了摸丰枝的手跟她告别,然后又示意金生随她回家拿红糖。她能为这小夫妻做的,也只有这么多了。

就在快要踏出门槛的一瞬间,二婶子忽然眼睛一亮,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注意。她“呼噜”一下转过身,差点把男人给绊倒了:“金生,胎盘呢?胎盘呢?”

“什么胎盘?谁的胎盘?”男人被二婶子猛地一问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就傻乎乎地问二婶子。

“谁的胎盘?当然是你媳妇的胎盘了!丰枝生完孩子后,那个胎盘了?”二婶子焦急地询问道。

虽然男人不知道,二婶子为什么忽然变得这么焦急,但是他觉得二婶子既然这么问,自有她的道理。于是就老老实实地回答道:“那个胎盘,我放在墙后面的篮子里,我心想着,那是从丰枝肚子里出来的东西,就准备明天有空了,挖个坑把它埋了。二婶子怎么了?您问这个胎盘做什么?”男人不解地问。

“哎呀,没有扔就好!没有扔就好呀!那可是个好东西呀!能救丰枝一命呢!”二婶子高兴地连连嚷道。

二婶子的话音刚落,男人就迫不及待地走向门后面,快速地拿出了个篮子。篮子里放着的,正是丰枝身体里,那个血淋淋的胎盘。男人兴奋地把胎盘拿起来,双手举到二婶子眼前:“二婶子,给!您快拿去救丰枝吧!”

二婶子被这血腥味,熏得摇了摇头,然后才哭笑不得地对男人说:“这胎盘呀,必须得炒熟了才能让人吃,你以为是怎么救呢!你现在快点去烧火吧,我用这胎盘给丰枝炖点汤让她喝喝,那可是大补呢!”

男人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,赶快出去抱柴,到厨房里烧火去了。等男人把锅烧红后,二婶从见底儿的坛子里面,用筷子沾了一些猪油放进锅里,然后把切好的胎盘丢了进去。翻炒了片刻以后,二婶子又用葫芦瓢,从水桶里弄了一瓢水倒进了锅里。一会功夫,一阵香喷喷的味道,就溢满了这狭小的土坯房子,而床上的她,也在闻到香味后睁开了眼睛。

她在喝完自己的胎盘汤后,身体居然奇迹般地恢复好了。她的身体好了之后,奶水儿也自然够孩子喝,所以一个月的功夫,这个小小的国华就长得白白胖胖,与出生时的皱皱巴巴,简直是个鲜明的对比。

这样一个胖嘟嘟、肉呼呼的孩子,谁见了都非常的喜欢,小孩子们更是对他“爱不释手”。对!就是爱不释手!为什么要这样说呢?因为小孩子们都喜欢抱他,每次一见到他,大家都会争着抱,可是这一次,孩子们抱着抱着,就摊上了大事儿!

他们把小国华摔伤了!

那天,她像往常一样,把小国华抱在一口古井边儿玩。她刚一过去,就有几个邻居的小孩,争着要抱国华。由于他们以前抱过国华,于是她就放心地把孩子,交给了其中的一个大一点儿的男孩手里。

这个男孩高兴地接过小小的国华,对国华做鬼脸儿、逗他笑。果然,小国华被那个男孩子逗得哈哈大笑。这个男孩觉得不过瘾,他忽然站了起来,接着他伸出了一只手,把孩子的双脚放在他的一只手上,另一个手放开了国华。

国华还小,他一点儿也不知道潜在的危险,还觉得这样挺好玩。幼小的他一直觉得,这是大哥哥,在给他玩一个有趣的游戏。

可是突然,国华小小的、胖乎乎的身子,从男孩儿的手上掉了下去,头朝下栽在了坚硬的土地上。

男孩子吓呆了!她也惊呆了!她没命地跑过去,从地上抱起了她用生命换来的孩子。她不停地一边哭,一边用力亲儿子的小脸蛋儿、小嘴巴。

可是此刻,国华的眼睛紧紧地闭着,他似乎是睡着了,只有头顶一个大大的血包、像个鸡蛋似的醒目地立在小小国华的头上。

那天晚上,国华一直哭个不停。金生知道孩子摔伤的原因后,觉得都是一个村的人,况且那个大孩子也只是疼国华,才抱他的。所以,善良的金生并没有去责怪那个孩子,他更没有责怪媳妇。因为他知道,媳妇心里的痛苦,一定比他要强烈得多,因为孩子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!

孩子每过一会儿,就会撕心裂肺地哭几声。他和她一夜没睡,他们俩轮流着,用香油揉国华头上的血包,他们想用浓浓的爱,来挽留这个小小婴儿的生命。

到了天亮的时候,小孩的哭声终于慢慢地弱了下来。

国华走了,在她生他的床上走了。

直到国华那柔软的、小小的身体开始变得僵硬,她还不愿意松开手。她打开金生的手,恶狠狠地嚷道:“滚!你给我滚!你要把我娃子抱到哪里去!滚!”

男人这个曾经坚强的汉子,望着已经有些发狂的媳妇,无力地靠在门上,慢慢地向下倒去“噗通”一声,晕了过。

“金生,你醒醒!金生,你醒醒啊!天啊!”她看着倒在门边儿的丈夫,也不发狂了,她这下发疯了。她披头散发跑了过去,从地上抱起男人,撕心裂肺地嚎叫了起来。这个可怜的女人,一夜之间失去了儿子,连心爱的丈夫,也因不堪打击而晕了过去。这让她的眼睛,在那一刻都变得红了起来,似乎马上就要走火入魔。

闻讯赶来的邻居们,赶快七手八脚地按男人的人中穴。按了许久,男人的口里,才弱弱地吐了一口气,他徐徐地睁开了眼睛“哇”地一声就哭了起来:“啊!老天爷啊!我金生这一辈子,没有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啊!你为什么这么狠心啊!带走了我的儿子啊!”

男人发泄完了,才看到身边披头散发,眼泪已经快要流干的她。只见此刻的她嘴唇发白,换身颤抖几欲倒下,他连忙爬过去抱住了她:“媳妇儿,媳妇儿,我知道你难过,你哭出来啊!哭出来就好受些了!媳妇儿……”

受到男人的感染,她开始嚎嚎大哭,哭得撕心裂肺,哭得天昏地暗。围观的村里人,也纷纷觉得他们的遭遇太凄惨了,都难过得红了眼眶。

他们俩挖了个小土坑,把国华小小的身躯放进去埋了。埋国华的时候,那个曾经抱着国华的大男孩,也一直跪在国华的小坟墓边儿抹泪。

他不停地哭泣着,连声地向已经没有了生命的国华说:“对不起!对不起!对不起!对不起!对不起!”脸上的泪是流了擦、擦了流,没有一刻是干的。由此可见,他是多么真心的喜欢小国华。

其实,在他们夫妻俩决定要埋掉国华的时候,邻居就对他们说,这样的小孩子,没长成大人就夭折了不能埋。他们死后应该把他们脱光,扔在荒野里,让狼或者别的野物把他们吃掉。这样,他们下一辈子投胎的时候,才能投到好的人家去。可是,他们夫妻俩总觉得不忍心,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,怎么舍得让孩子不留全尸呢?

于是他们决绝地拿上锄头,在自家的红薯地里,挖了一个小小的坑,把国华小小的身躯放了进去。这样的话,每次下地转红薯秧子,或者除草的时候,他们夫妻俩就可以给国华说说话了。让他不至于在另一个世界里,觉得孤苦无依。

就在国华到了天堂的第二年,他也在一次挖土方中出了事故,被砸伤了脑袋,像国华一样的离开了她。

在两个挚爱的亲人都相继离世后,她也心如死灰,一次次的去寻死,想去天堂里和儿子、丈夫团聚。可终究没能如愿,只好一个人苟延残喘,艰难地活在这个世界上。

而现在,她居然在摇曳的煤油灯光里,看到了他丈夫年轻的脸庞,他轻轻地叫着他,一如当初对她说情话的声音一样:“媳妇儿,媳妇儿,快点过来,我带你去一个最美的地方。”

她枯黄的,布满皱纹的脸上,慢慢地荡开了一圈圈的笑颜。她动了动了枯树皮一样的手,却无法伸向男人:“傻瓜,你为什么才来找我?这些年我过得好苦。”她哽咽着,望着男人的脸庞,泪一点一点,滴在了枕头上。

男人也红了眼圈,望着她:“傻瓜,我不能来找你啊,我还得养咱们儿子呢!你看,他都长高了呢!”

她果然看到了男人旁边的少年,那个少年像男人一样的帅气,“呵呵,这眉眼……这眉眼……真的……真的……很像我……”

她艰难地从喉咙中挤出这几个字后,幸福地微笑着,向男人和孩子伸出了手。

摇曳的煤油灯,灭了。

癫痫病如何治疗的效果最好
癫痫病如何彻底治疗好
男性患上癫痫应该怎么治

友情链接:

豪迈不群网 | 三河教育局 | 冷藏保温车 | 新疆展台搭建 | 陈玉莲版神雕侠侣 | 篮球篮筐高度 | 濮阳二手手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