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描写秋天的词 >> 正文

【江南】致青春(小说)_3

日期:2022-4-2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“高三的小情侣们注意了,距离你们失恋还有三十三天!”

李晓峰话还没说完,一本厚厚的复习资料飞过来,刘倩大声道:“李晓峰你个混蛋,不说话你能死啊!”李晓峰笑嘻嘻地接过书,笑道:“又没说你跟周伟,你干嘛急着对号入座?”

刘倩呸了一声,作势欲打,道:“你还说!”李晓峰哈哈一笑,坐回了座位上。刘倩狠狠瞪了他一眼,小声道:“说话没个把风的,活该屌丝一辈子!”同桌王盼忽然脸上一红,将练习册翻了一页,偷偷瞧了前桌的李晓峰一眼,又继续低下头去,写了起来。

李晓峰一边抖着大腿,一边插着耳机,嘴里哼着不知道名字的歌儿,优哉游哉。刘倩在后面忽然狠狠掐了李晓峰一下,李晓峰惨叫一声:“救命啊,谋杀亲夫啊……”刘倩骂道:“你嘴里能再不干净一点么?”李晓峰回过头,道:“本帅哥天天刷牙,嘴里可干净了,倒是你,一个女生,跟个男人婆一样,你看王盼多斯文,小心你一辈子嫁不出去。”

刘倩啐道:“你才男人婆,不,不对,你女人婆,你雌雄同体,卵生单细胞动物。”王盼听了,“噗嗤”笑出声来,刘倩道:“哪,你看,王盼都同意了。”李晓峰道:“你见过长得有我这么帅的细胞吗?”刘倩呸了一声:“说你胖你还喘上了,把我的书拿来。”

李晓峰手里拿着一本《三年高考五年模拟》,拿在指间悠悠转着圈,道:“这可不行,这是你谋杀亲夫未遂的证据,我可得好好保留着。”刘倩脸色一沉,正要说话,忽然教室门口,班长周伟走了进来,道:“班主任来了。”教室里顿时一阵动荡,随即安静下来,李晓峰也悄悄把书塞回给了刘倩。

上课铃声适时响起,班主任吴强抱着一叠资料走了进来,班长喊了“起立”,同学们都站起来,齐喊了声:“老师好”,重新坐到座位上。吴强说:“三模的成绩出来了,除了个别同学成绩不太理想之外,整体不错,同学们辛苦了。”同学们之间传来一阵欢呼。

吴强一抬头,教室后面的黑板上,用白色粉笔写的“高考倒计时33天”的大字格外醒目,不由说道:“大家也别高兴得太早,照目前这个成绩,能上重点的人还是不多,现在离高考只剩不到一个月了,希望你们不要懈怠,最后关头,咬咬牙,坚持下去。好了,废话就说这么多,接下来大家把书翻到294页,今天我们复习第九章,解析函数……”

教室里鸦雀无声,只有班主任吴强一个人讲课的声音抑扬顿挫,时而在黑板上写字,粉笔在黑板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,时而转过身来,口说手笔,逸兴遄飞。下面的同学均聚精会神地听着,桌上资料书堆得厚厚的一堆,坐在后排的同学戴着厚厚的眼镜,仍然要眯起眼才能看清黑板,时而低下头不停的记着。

“铃铃铃……”下课铃响,吴强整整衣襟,道:“好了,这节课就到这里,大家休息一下,下课!”刘倩伸了个懒腰,道:“累死我了。”摘下眼镜,揉了揉眼睛,往桌上一趴。前排李晓峰忽然回过头来,道:“刘倩,你注意没,强哥今天上课中气特别足,咬牙切齿的,跟八国联军烧了他家房子似的。”刘倩道: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王盼接口道:“那是咱们班考出了好成绩,吴老师也高兴呢。”

刘倩却说:“我看八成是八国联军把李晓峰家的房子给烧了,吴老师感叹报应不爽吧!”李晓峰道:“得,说不过你。”眼睛看了一眼后排的座位,有一张桌子上空空如也,不由道:“王婷今天又没来上课……”忽然戳了一下刘倩的手肘,刘倩道:“干嘛啊?”李晓峰道:“你和王婷不是好朋友吗,她天天干嘛呢在?”

刘倩道:“怎么,想泡她啊?”李晓峰“切”了一声,道:“泡椒还差不多,我这不是关心一下同学吗,枉你和她狼狈为奸,沆瀣一气这么久,作为朋友都不关心她,还要我这个外人关心。”刘倩瞪了李晓峰一眼,道:“李晓峰你聊天的时候能不能不要用那么多形容词啊?”

王盼忽然道:“刚才吴老师说的这一题我没有听懂,你们谁跟我说一下?”说着把书凑上去,刘倩道:“我看看。”李晓峰这才转过身,不再说话了。

刘倩解释清楚,问道:“王盼,你周六打算去哪儿玩呢?”王盼道:“我啊,还不知道呢,可能复习功课吧!”刘倩说:“班主任不是组织咱们去上窑公园散心吗,你去不去?”王盼问:“你呢?”刘倩道:“周伟去,我肯定去啊。你呢,出去玩玩嘛,一天到晚憋在教室里,你不难受啊?”王盼还在犹豫,李晓峰听到,转过头来,道:“上窑公园有什么好玩的,我高一的时候就去过好几次了。”刘倩道:“又没让你去,少了你还清净不少。”

李晓峰道:“冲着你这句话,我还就非去不可了,我就在你眼前晃荡,恶心死你。”刘倩骂了句:“恬不知耻。”又劝王盼道:“高考之后各奔东西,咱们再想聚在一起玩,机会可不多了。”王盼看了李晓峰一眼,小声道:“那我去。”刘倩笑道:“这才是嘛!”

“新天地”网吧里,进门便能看见四排电脑卡座,此刻坐满了人,香烟味,泡面味,各种刺鼻的味道充斥其中,四下里传来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,一个黄裙女孩背着书包,站在一台电脑后面,聚精会神的看着一个染着黄发的青年玩游戏。

“上啊,C,沉默接上,快走,快走!”黄发青年不停的叫着,忽然鼠标一砸,点了一支烟,骂道:“靠,又死了!这群菜鸟,真心带不动。”

“我觉得你刚才直接R上去EQW打一套会好一点,狐狸的R技能打先手切入是神技,不一定是用来保命的,不过这对于手速要求比较高。”黄发青年发现说话的是身后的那个女孩,不由奇怪,问道:“你也玩LOL?”女孩道:“狐狸是我最喜欢的英雄,不过玩不太好。”

青年笑道:“很少见到女孩子也玩LOL,你经常来玩吗?”女孩咯咯笑道:“怎么,你以为女孩子就应该玩劲舞飞车吗,LOL有什么,CF、DNF我都有号,不过现在马上要高考,玩得少了。”

“原来你还是学生啊,三中的?”青年笑问。女孩道:“我一中的。”青年道:“我以为一中的都是读死书的好学生呢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女孩道:“我叫王婷,你呢?”青年道:“我叫西宝,你叫我宝哥好了。”王婷“切”了一声,道:“我看你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嘛!”

西宝笑道:“能留下QQ号吗,下次我带你开黑。”王婷眼睛一亮,道:“好啊,可不许反悔。”说着报了QQ号,西宝记了,转头看电脑屏幕,此时英雄已经复活,西宝把这一局玩完,便下线了,对王婷道:“今天运气真差,连输四局,没意思。妹子,你饿不饿?我知道附近有一家烧烤挺不错,我带你去吃怎么样?”

王婷道:“我说宝哥,你干嘛对我这么好,不是想泡我吧?”西宝“哈哈”道:“你还是学生,我对学生可不敢下手。”王婷脸上一红,道:“学生会吃人吗?”两人来到“七号公社”自助烧烤店,此时人不是太多,西宝付了款,找了一张空座位坐下,道:“你想吃什么随便点,这餐我请客。”王婷连道不好意思,点了几样偏素的肉类和几样蔬菜,西宝又拿来一些水果和饮料,道:“也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,就随便拿了点。”王婷笑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芬达?”笑着接过了。

西宝问:“你是高三学生,快考试了还有时间出来玩游戏?”王婷显出不屑的神情,道:“我本来就不是念书的料,我爸偏要逼着我读,反正也考不上,干嘛浪费时间?”西宝道:“你这样的女孩倒挺少见。”王婷道:“这你不是见着了?宝哥,你在哪发财呢?”西宝道:“我跟你一样,也不喜欢读书,不过我读完初中就没读了,先在电子厂干了一年,后来没意思就辞职了,跟我师父学修车,那玩意又累又不赚钱,干了半年就没干了,现在是无业游民呢!”

王婷哈哈大笑,道:“你爸妈就不管你吗?”西宝道:“他们?嘿,天天只知道忙他们自己的工作,哪有时间顾我?不过这样也好,自由自在的,反而活得开心。对了,改天我介绍我的几个好哥们给你认识认识,他们也都是玩LOL的高手呢,我们组了个队,还差一个4号位,要不你来我们战队吧?”

王婷饶有兴趣,问:“你们战队叫什么名字?”西宝道:“王者御天。”王婷道:“好啊,宝哥你可说话算数。”说话间,烤肉已经烤熟,在铁板上发出“兹兹”的声音,香气四溢,二人一边吃一边说,笑声传出老远。

这天,班主任吴强组织班级去上窑公园采风。众人自上窑镇下车,迎面是古色生香的大门入口,上面写着“上窑森林公园”几个大字,掩映着姹紫嫣红,不由得心情一畅。连日来被考试的气氛所充斥,甚是压抑,此番虽是周六,同学们却极是兴奋。

许多人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,都显得轻车熟路,说是游玩,倒不如说是散心,三五成群的人聚在一起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。班长周伟拉着刘倩与吴强走在一起,王盼等人也跟在一路。周伟口才极好,沿途说着一些上窑公园的景致典故,刘倩虽以前和周伟一起来过,但有些故事也是第一次听说,不由得听得入神。

众人来到高塘湖,亭台水榭九曲通幽,水面平整如镜,莲叶铺成,田田而放。在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石刻玄龟扬头向天,许多学生正用手机在拍着照。李晓峰叫道:“呀,这只大乌龟还在啊?”

刘倩道:“李晓峰,我看你长得跟它倒有点像。”众人皆笑。有班主任在侧,李晓峰也不敢开过分的玩笑,只是道:“过奖过奖,这只乌龟可比我帅多了。”周伟道:“乌龟可不尽是骂人的话。其实在古代,乌龟是神兽,在《山海经南山经》里就说:‘怪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宪翼之水。其中多玄龟,其状如龟而鸟首虺尾,其名曰旋龟,其音如判木,佩之不聋,可以为底。’玄龟是北方之神,中国早有东苍龙,西白虎,北玄武,南朱雀的说法,可见乌龟在中国的历史相当久远了。”

李晓峰道:“班长果然博学,这就是所谓千年王八万年的龟,看来也不是全无根据的。”刘倩道:“怎么什么话从你李晓峰嘴里出来都变了个味道呢?”吴强微微一笑,道:“上窑公园你们也来过不少次了,我来考你们一考,谁知道上窑八景是哪八景?”

李晓峰抢道:“这个我知道,有银杏参云、奇峰障日、仙桃隐雾、花落长虹、岩开斗石,还有,还有……”说着,摸了摸头,刘倩笑道:“玩现了吧?让你瞎表现。”李晓峰道:“别急别急,让我想想,对了,还有一个峭壁什么的,叫峭壁……”

王盼小声补充说:“峭壁摩天。”李晓峰一拍大腿,道:“对,就是摩天。”刘倩哼了一声,道:“还不是人王盼提醒你的,上窑八景你只说出了七个,还有一个仙人留迹你没说到,另外,也不是花落长虹,应该是桥落长虹才对。”李晓峰不置可否,道:“我这是留给你表现的机会呢!”

说话间,众人穿过湖心岛,绿树银台,来到仙人桥。王盼说:“这个地方我还是第一次来。”刘倩道:“那咱们过去走走,沾沾仙气。”拉着王盼跑了上去,李晓峰拿出手机,高声道:“美女,笑一个!”给两人留了影。周伟看着两个少女明艳曼妙的身姿,对吴强道:“吴老师,古人曾经给仙人桥写过一幅对联,非常出名,您听过没?”吴强笑道:“什么对联?”周伟道:“山林存八景毕竟是天然神妙,风月绝千秋到处皆画意诗情。”吴强道:“果然好联。”

李晓峰听见,道:“我说班长,都知道你博学,吴老师是教数学的,你要是跟他显摆怎么计算这仙人桥的抛物线函数,才算本事。”周伟道:“那是你的强项,我可抢不来。”忽听刘倩道:“你们还不过来啊?”周伟道:“就来了!”也上仙人桥而去。

中午在思源茶馆休息了一会,用过午餐,下午到新四军纪念园林。一座斑驳古亭里,留有叶剑英的诗句“老夫喜作黄昏颂,满目青山夕照明”。李晓峰道:“这句话真好,我特别喜欢,刘倩,帮我照张相。”刘倩看了身旁的周伟一眼,道:“滚,我才没空。让王盼给你照。”

李晓峰笑嘻嘻的把手机递给王盼,王盼摆弄了半天才调好焦距,“咔嚓”一声,道:“好了。”说着,将手机还给李晓峰,李晓峰看着手机里的照片,自言自语道:“啧啧,帅,真是帅!太没天理了,怎么能这么帅呢?……”

这一耽搁,王盼和李晓峰便落在众人后面,王盼一路不说话,李晓峰却急不可耐,走快几步,见众人围着周恩来的题词“千古奇冤,江南一叶,同室操戈,相煎何急?”石刻前指指点点,争论不休。

周伟道:“周恩来肯定没来过这里,这首诗一定不是周恩来的真迹。”刘倩道:“我看不见得,你又没有见过周恩来,怎么知道他没来过这里?周总理走过多少地方?全国哪个地方没有到过?”周伟道:“这首诗明明是皖南事变后,周恩来发表在《新华日报》上的,怎么会跑到这个地方来专门写这几个字呢?”刘倩还待争辩,李晓峰笑道:“你们都错了,周恩来没来过,我却来过,这几个字明明是我那天发梦写的。”刘倩啐了一口。

玩了一天,众人也走累了,便在山脚下草坪上休息。刘倩却拉着周伟去看新四军纪念馆,李晓峰见吴强不在,便和同学们在草坪上坐成一圈,吹起牛来。

郑州治癫痫专科医院是哪家
癫痫患者可以治好吗
老年癫痫诊断的症状是什么呢

友情链接:

豪迈不群网 | 三河教育局 | 冷藏保温车 | 新疆展台搭建 | 陈玉莲版神雕侠侣 | 篮球篮筐高度 | 濮阳二手手机